休闲娱乐

宫崎骏的龙猫即将火爆来袭,欠龙猫的电影票终于可以补上了!

1回复 阅读 534

年初就被曝光有望重返大银幕的《》,最近终于定档了!!!


影片将于12月14日在内地上映,最新发布的定档海报也写明了公映日期。



》在内地的放映版本,是吉卜力工作室为适应现在的影院技术,全新转制的一版,原来的胶片经过修复和重制为数码版,画质保留了影片最初的样子。


虽然导演宫崎骏在国内拥有超高人气,但是《》却是他在大陆第一部大规模公映的作品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的《天空之城》和《风之谷》曾经在国内小范围放映过。


《天空之城》


而1992年,《》也在内地小范围上映了,当时影片的名字还是直译的日本片名《邻居托托罗》。


在这里需要普及一下,“”的译法其实源自香港,后来这种说法越来越普及,随后大陆才开始沿用这个名字。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是《》问世的30周年,如今重看这部仅有86分钟的动画作品,依然会因为其中简单、质朴,充满童真与美好的故事而感到温暖和愉悦。


也许这样的作品才能称得上是经典吧,无论时隔多久,再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依然不会感到厌倦,也依然会从中汲取出历久弥新的感受。



》在电影史上的经典地位,日出不穷的榜单和不计其数的褒奖就能说明一切,从美国著名影评家罗杰·埃伯特,到日本“电影天皇”黑泽明,他们的私人片单里都为这部电影留出了位置。


事实上,《》是一部非常轻巧的电影,相比其他同样备受推崇的日本动画经典来说,影片显然要“浅白”许多,它不具备高深的概念,复杂的情节和华丽的世界观,而在宫崎骏本人的作品序列中,它也算得上是最简单的一部。



在“”的概念最初诞生时,这个被宫崎骏形容为“没有英雄故事,没有超能力女主角”的作品,在外界看来缺乏娱乐和趣味,也不被人看好。


所以宫崎骏最初仅以绘本的形式来记录下他心中的故事。在搁置了15年之后,“”才最终有机会以动画的形式问世。



在一开始,《》只是一部仅有60分钟,通过电视台播出的动画企划。


当时吉卜力工作室在《》之外,也在赶工高畑勋导演的《萤火虫之墓》。这部电影原本同样是电视企划,但高畑勋有意将它打造成动画长片。


《萤火虫之墓》


眼见着老对手及朋友力争上映,宫崎骏也决定把《》从原本的电视动画,扩充成一部动画电影


最后,《》和《萤火虫之墓》在同一天公映,两部电影在《电影旬报》等权威评选的肯定下,成为两位动画大师各自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也逐渐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在《电影旬报》当年的十佳电影中排名第一,《萤火虫之墓》排名第六


宫崎骏看来,《》是一部不存在“杀掉反派”,甚至不存在任何反派的电影故事的缘起是他从小保留至今的一份天真:


“我希望拍这样一部电影,有一个怪物住在隔壁,但是你却看不到它。就好比你走进森林,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存在。你不知道是什么,而它确实存在。”


于是宫崎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独自住在一栋古旧的大房里,每次出去散步时,会放大收音机的音量。因为他感觉到其他房间也有人居住,于是想用音乐来招待那些“看不见的房客”。


小月小梅的家


宫崎骏笔下的故事,大多发生在美丽优雅的欧洲大陆,或者是架空现实的奇幻世界。


然而《》却一反常态地将故事背景设置在亲切平常的日本乡下,这也成为了宫崎骏最扎根于现实的作品,甚至在很大程度上,《》的故事根植于他的童年记忆。



故事发生的时间,就是宫崎骏成长的年代。


在那个时候,电视机还没有在普通家庭中普及,孩子们还喜欢到户外玩耍,小月小梅两个姐妹在母亲生病住院后,跟随着爸爸从城市搬到乡间居住。


她们对森林环绕、绿意盎然的乡下感到新奇,也在这里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她们先是在废弃已久的古宅中,瞥见了如同黑色毛球般,成群结队的煤煤虫;


这种小怪物后来在《千与千寻》里也出现过


小梅在一次玩耍的过程中误入森林,来到了的居所。她在这个目光呆萌,而且圆鼓鼓、毛茸茸又软糯糯的怪物身上香甜地睡着了;



再到后来,小月小梅在与一同等待爸爸回家时,看到被

召唤而来的巨型山巴士



电影中的,就像是小月小梅的守护使者,它带领着姐妹俩经历着奇妙的梦境,也陪伴着她们度过每一次成长的困境。


在母亲病情加重延迟出院后,小梅为了让妈妈早日康复,瞒着大人和姐姐独自前往医院送自己亲手掰下的玉米,却在半途中迷了路。


急着寻找妹妹的小月,在无奈之下寻求的帮助,她搭乘了如疾风驰电的巴士,最终找到了坐在田间的妹妹。



宫崎骏在纪录片《不了神话》里曾经谈过对好电影的定义:


“我喜欢一部电影不是因为它的故事情节,而是在看到某一些镜头的瞬间会赞叹:这太棒了!我认为这才是电影。”


而《》中很多镜头,也会让人发出同样的惊叹,让人在嘴角不自觉地挂上微笑。


例如和姐妹俩在雨中等车,给爸爸送伞的一幕。撑伞的喜欢雨滴落在伞面上的清脆声音,于是猛地蹦起来,让凝挂在枝头上的水滴纷繁地坠落下来;



还有姐妹渴望橡果发芽,在睡梦中看到拿着雨伞,在种着种子的田圃旁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结果土地里真的发出了绿芽,枝芽越蹿越高,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



这些似梦还真的镜头中,隐藏着充满童心的珍贵细节,那些喜欢听着水滴落下,盼望着种子发芽的童年记忆,也随着影片中生动的画面而得以鲜活具象起来。


》包裹着的明亮与美好,纯洁无邪得令人敬畏。


宫崎骏也自认为,这部电影是异常简单的:


“它是一部让观众看完之后,可以怀着欢乐、轻快的心情返回家的作品,它让情侣更加珍惜彼此,父母深有所思地回想起童年时光,孩子们会因为想看而走进神社里探险或者尝试爬树。”



当然,电影在这些美丽和欢乐背后,同样也包含着一些沉重的事物:


比如母亲病情加重让无忧无虑的小月,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可怕;而姐妹俩和谐温馨的相处中,也时不时夹杂着争执或离家出走等等成长阵痛。


甚至,网络上一度流传着这样一种放大了影片阴暗面的解读版本,认为是死神,而电影取材自一则真实恐怖的杀人事件。



随着这个版本的解读越来越被网友认可,宫崎骏还特地辟谣解释说:


不是鬼魂,而是一种动物,它靠着橡子生活,是森林的守护者,我在创作时,是个粗略,稚嫩的想法。”


巴士则是一只妖,可以变换成不同的形态,因为对人类的巴士感兴趣,所以才变成如同巴士的样子。



在此之前,他也在《出发点:1979—1996》这本书中,给出了关于的另一种解释:


“Totoro是小月小梅想象中的产物,这个温柔的庞然大物指引着她们度过母亲生病时的艰难时光。”



事实上,无论怎样解读《》似乎都是可行的,每一个人都能从这个单纯的故事中,提炼出自己的角度和理解,这也是影片的成功之处。


不管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它都始终像是一个温暖的守护者一般,将最纯洁的童趣与天真,播撒在人们的心里。


英国的《独立报》形容宫崎骏创作的其他任何生物更能吸引人类的无邪心灵与魔力”。


也许是因为这份力量,才能受到所有年龄层的追捧和喜爱,也被吉卜力选中成为工作室的Logo。



宫崎骏的老搭档,同时也是吉卜力创始人之一的动画导演高畑勋曾经评价对方的作品,拥有强烈的代入感。这些电影能够让观众进入角色,以角色的身份来思考、参与故事


这些特质,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宫崎骏:每一次看他的电影,都好像亲自走进了一个绮丽灿烂的世界,同时这里也非常真实、充满细节;而同时发生在其中的这些故事,每一次都会让人得以感动和深思。



对于《》中的“代入感”,影评人罗杰·埃伯特则具体描绘过:


这里的动画世界,是每个人想居住,而非独自占有的地方。


这种温柔不带有丝毫侵略性的感染力,让人即使是无数次看过影片后,还是能在每一遍的重温中获得新鲜,也乐于与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不断分享。


毕竟,《》的纯粹与美好,总是会让人不知不觉柔软起来啊!


转自: 桃桃淘电影

标签

宫崎骏 好剧推荐 龙猫
展开全文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江城热点及时推送 阅读体验更流畅

值得推荐

讨厌死变态 博士一年级

喜欢

首页 版块

和武汉妹子交朋友

了解武汉的窗口

在武汉结婚  买房  装修  旅游  购物

用得意生活app有优惠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