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闲娱乐

娱乐圈复工日志:艺人不上热搜,我们就没有钱赚!

1回复 阅读 1344

“现在全行业,哪还有业务?”

纵使是在业内知名的大型经纪公司上班,经纪人小爽(化名)依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没有业务,意味着没有提成。

她向网娱君吐苦水,受疫情影响,“年终奖不发,1月工资不发,2月工资降一半。降一半哎!太难了,北京的房租都付不起了。”

是的,艺人和经纪公司受创最直接和严重,影视公司,营销公司,在业务上都属于暂时搁置or缓慢推进状态。他们当中,还有一大波身处疫情重灾区的湖北人,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如何?他们背后的公司都是如何应对疫情?如此下去,能熬多久呢?

在采访完身在湖北的影视投资人,制片人,综艺导演,后期制作,营销人员后,网娱君发现,没有想象中那样低迷,纵有影响,依旧值得乐观。

艺人不上班,我们活儿变少了

艺名:糕糕

公司性质:营销策划公司

规模:30—40人

岗位:宣传策划

本人坐标:湖北荆州

我是20号回的家。

上飞机前,才刚得知疫情已经很严重了。

大年初三和初四左右,我们这里全部封了,村里开始用大喇叭喊。

我们是乙方公司,主要做艺人电视剧、电影项目的宣传工作。但疫情爆发后,所有的电影项目都停了。综艺,电视剧,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比如微博上,也很难看到艺人上热搜了。

在面对疫情的时候,艺人跟我们一样是滞工状态,我们也不需要“出圈”。

这也意味着,艺人赚不到钱,时间再长的话我们行业也会有公司,面临开不下去的可能。——不是那么多公司都有那么大的现金流的。

最近,看到北京好多公司都复工了,内心会稍有不安。

不过,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哪儿都不去。

公司暂时没有降薪。云办公的活儿确实少一些,都是些最基本的,比如帮艺人剪vlog,做一些跟他项目相关的海报。

你看最近有艺人上热搜被骂,其实艺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主动要求出风头的,大部分都是自然热度。

这段期间,张雨剑走红,我还真不意外。《我只喜欢你》时就有点小火,这次《下一站是幸福》人设讨喜,他还做直播,会营业。在其他人没有作品不敢吱声,不敢犯错的时候,还算“一枝独秀”。

张雨剑直播营业

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焦虑了,前几天看到海南过来支援了,我们还挺安心的。

最开始的时候,会担心武汉被全国抛弃,是不是不管我们了。尤其大家都忙春晚那会儿。我也在问我自己,这个时候我还要追星吗?还能追星吗?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尤其是身边的人都那么紧张,你在这里享受娱乐?后来一些专家的言论才知道这是过激反应。

主要是当你看见了一些身边温暖的事情后,感觉没必要那么害怕,保护好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就行。

临时接到通知说湖北省内3月10号复工,一而再的延迟,其实在家办公的伙伴都挺害怕不能回去

我非常期盼4月的到来,想回到北京,等待春暖花开。

最后我想说的是,希望大家不要恐“鄂”。希望大家共度时艰,湖北加油!中国加油!

只要公司一天没倒,我都要与他共存亡

艺名:小愿

公司性质:综艺制作

规模:50—60人

岗位:综艺导演

本人坐标:湖北荆州

我是21号从北京回的湖北

刚回来的时候,很怕。

当时网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报道了,但家里的老人都不重视。现在回想,还好我回家了,我回来对他们的帮助会大一点。

说不慌是假的。我朋友家就有人确诊,有一天小区拉走了一个人,飞机还在全市夜间消毒。开窗通风会有,但仅限楼下没人的时候。

像我们荆州这样一个三线城市,能做的都做了。

过年那会儿,本来老一辈的人要串门,搞酒席之类的,被我们悄悄举报了。警察和村支书都(来)说他,就不搞了。

我还蛮想去做志愿者的——想为这个城市做点什么,就算搬搬物资也很好。甚至…加入韩红基金会也行啊!

自封城以来,所有人都在自我隔离。现在家里的口罩,是我和我姐从北京带过来的。

以前爷爷奶奶每天都要出去散步的,现在全家每次只能安排一个人出去,每下一次楼就要测体温。家门口好多超市都被关了,我大概一周,要步行一小时去更远的超市买菜。

小愿排队买鸡爪

一次性要买很多,比如一些速冻的饺子,包子,面条之类。

疫情过后,我肯定是第一批要回北京的人。

我们公司后期剪辑和前期策划都做。

公司50人左右。有10几个剪辑师初八就上班了,老板连续几天都住在公司了。主要就是在赶着给央视出片。片子上了,就会给我们结款。据我所知,“交一期,打一次款”,如果不能按时交片,最直接的惩罚是节目开天窗,节目延播,影响公司现金流。

不过现金流……我们这样的传媒公司,一直都缺吧。

眼下,能把已经接的活儿做完就不错了。

后期的活儿要拼命赶。前期的话,年前进行的项目暂时没法做了,好在我们和某视频网站合作的新项目,正在筹备中,没有受到影响。有人说我们是靠后期在支撑,但两者不太一样,做前期策划投入的时间很长,长达几个月,一旦过了,项目成了赚得更多。

公司生存会有些难处。但只要他一天没倒,我都要与他共存亡。我希望他不要垮掉!我也出不去,谁给我发工资鸭?(人间真实)

也不是没有担心。如果公司扛不住的话,或者如果老板发现没有我们,公司也能正常运转的话,我也不知道回去还能上班不。

我们是一群做手艺活儿的人。手艺就是——为别人策划节目。

我也认可你的说法,导演是不值钱的。

很多工作了5、6年的老编导(导演),工资也才1万2万。

但我是不会离开的。

如果留在武汉或荆州,我也想不到要做什么行业。

另一方面,当初我学的是播音,不是专业编导,但毕业就入行了,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自己的s+级项目

最近办公,就是“云”策划新节目。要说状态嘛……大概是悠闲,肆无忌惮,躺在床上,一边喝茶一边吃东西???

这样的日子,前一个星期,我可喜欢了。后来就不行了。现在我每天就看看奥斯卡电影什么的,或者陪我的奶奶看《新相亲大会》。

回到北京,第一件事可能就是呼朋唤友去吃海底捞。

和朋友们分享一下——“我是如何在湖北活下来的?”

我一个做后期的,

都开始做前期的活儿

艺名:秋秋

公司性质:综艺制作

规模:10人左右

岗位:后期剪辑

本人坐标:武汉青山

湖北省封省,身不由己。

最近我们关了好几个超市所以人反而聚集了。前两天还能出去买个菜,现在已经是菜去居委会买了。好在居委会就在我家楼下。

我在青山区,离最开始疫情爆发的地方还是有点距离的。

刚回来的时候感觉没有那么强烈,武汉的朋友还说看情况要是不严重过年期间还是见一见,结果第二天一觉醒来就封城了。

从封城到现在,基本上是一周囤一次菜。我们家有个房间专门当作缓冲房,从外面回来之后进缓冲房喷酒精,换了衣服再出来。

生活状态,有一点点颓。每天吃饭睡觉打游戏,真实过上了以前网上戏称的“给你wifi你能在家呆几天”的生活。

秋秋在家研究起了新菜,呼吁朋友参加取名大赛

好几个朋友已经闲得开始玩大富翁了。

我们家一直的态度就是,做好自己的防护就好。

我们公司是做网综的,我们组现在就我一个人被困在武汉没法回去。影响肯定有,但看上去还不算太严重。

一方面,我们的新节目虽然还没上线,但好在年前全部拍摄完毕,现在后期推进就行。另一方面,有一档新节目正在云“研发”。

于是……在家没电脑做不了后期的我,被派去做前期编导了。

我感觉,现在受冲击最大的应该是单纯做商业片的公司。这种的话也不纯在优胜劣汰,大家都受影响。

我身边做摄像的朋友,年前刚离职,前两天和我说现在也接不到活儿,恐怕得到四月份。不过,疫情地区自媒体或up主,他们还在持续营业。这次行业洗牌,我感觉还是要抱有信心积极应对!

对大公司来说,

能促销积压剧也是好事儿

艺名:朴世路

公司性质:上市公司

你的岗位:投资岗

目前坐标:湖北

我一直在期盼拐点的到来。

现在全省小区都是封闭状态,大家每天足不出户,像关在笼子里一样。身体无恙,但心里的煎熬还是很大,像软禁,盼解放。

工作方面,影响不大。

我们算头部影视公司公司体量较大,项目储备丰富,全年不同时期都有处于不同阶段的项目。对于业务部门而言,肯定会有不利影响,比如前期筹备工作暂缓、剧组停摆等等。但单个项目延期对整体影响不大。说不定还能把公司积压的项目促销一波?

也不是全部都要等。比如编剧可以沉下心来,有更多时间打磨剧本,后期团队利用云办公更加有条不紊的提升后期品质。

我们2.3号开始在家远程办公。

我自己还是比较充实的,一天要开很多语音会,也重新开始关注今天到底是周几。工作量与往常office办公基本保持一致,关上房门自我忙碌,偶尔会注意到父母在客厅看电视的声音,感觉很超然。最大不同,就是没办法和合作伙伴面谈。

云办公虽然无法考评员工真实的工作状态和效率,但若以结果导向考评,大家应该也不会懈怠吧?整体来说公司士气还不错。

这次疫情,对线上视频平台是很大的利好。

我们相对还好,但看到很多同行降薪裁员的新闻,只能说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困难,希望公司这棵大树可以庇护员工,不要在行业凛冬+疫情阴霾的双重困境下轻易裁员。其他行业亦是如此。

近两年关停倒闭的中小公司非常多,即便所谓大公司也是纷纷面临各种挑战和转折,总之同一片阴雨天,没有谁不湿鞋,都活的不容易。我目测,疫情过后国家应该会有宏观调控或利好刺激吧?否则不知道会继续低迷成什么样子。

要说哪里还有机会?大概是基本面向好,有忧患意识,对市场和政策敏锐,具备匠心和能力,可以满足不同群体的差异化需求的。

毕竟,宏观环境的影响,对所有市场参与者来说,都是一致、公平的。并不一定说大公司就不“落后”,同量级的对手相比,别人做的比你好,那你就是落后,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小而美的公司

每家公司都要有自己的行业定位和市场竞争策略,要让自己的存在对这个行业有价值,你的输出对观众有满足,自己才能得到回馈。那些单纯想“捞一票”的公司,大浪淘沙一定会被洗掉的。

创业公司单个项目延后,

不妨继续打磨剧本

艺名:杨坤锐

职位:演员&制片人

公司性质:小型影视公司

目前坐标:湖北宜昌

现在全国这样的情况,我们能做的,就是不乱跑,不添乱。

我在湖北宜昌,市政府区政府管控得力,控制的很好,我们也积极配合不外出串门。在家除了憋得慌,一切都是正常。

生活物资都有配送,街道社区每天都有安排病毒消杀工作。

我们在北京的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新公司刚成立不久。项目都还在前期孵化阶段,很多工作可以线上完成,影响还不是很大。

杨坤锐说自己迫切渴望回到北京

我们是正月初八正式通知开始准备案头工作,正月十五线上语音第一次正式工作会议。小问题微信群沟通,决策问题语音开会。

这段时间主要做的事情,就是编剧团队对剧本进行加工打磨。

在老家上班,比在北京宽松一些,没那么紧张。

每天都是睡衣加一杯茶,坐哪儿躺哪儿都是办公地。工作效率没有影响。就是每天一日三餐很规律,体重增加了(苦笑)。

影响最大的,是已经开机的剧组。

因为配合防控疫情只能在宾馆配合隔离或者小范围开机,拍人数很少的戏份,对剧组来说压力很大。

对我们公司来说,项目正常推进,没有搁浅的情况。

无非就是所有时间都要相应延后,从备案到平台对接等等。

我们随时都在生产,但我内心还是非常渴望,能和伙伴们像以前一样围坐在一起,激情展开头脑风暴!

还是那句话,疫情对投机取巧不认真做内容的人是灭顶之灾,但对于认真输出好内容,勇于思考创新的人可以大展拳脚!


作者 /手骨


标签

八卦娱乐 热点话题 娱乐板块
展开全文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江城热点及时推送 阅读体验更流畅

值得推荐

品胜装饰小叮当 超级意粉

首页 版块

和武汉妹子交朋友

了解武汉的窗口

在武汉结婚  买房  装修  旅游  购物

用得意生活app有优惠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