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驿站

我或许真的这样爱过一个女孩

9回复 阅读 3188

或许,我真的这样爱过一个女孩。

那时,我在读小学五年级,十岁。我爱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我忘了她是不是从外地转过来的。她是我们数学老师的女儿,长得顶美丽。她常常穿着一件粉红的衣服,清秀的小脸蛋上,总是挂着笑。她的头发长长的,喜欢用一根红头绳扎着,偶尔,红头绳上会系上一朵塑料小花。那时,我坐最中间那排第二桌,她坐第一桌,就在我的前面。她的成绩很好,也很听话,深得老师喜欢。她的普通话说得非常漂亮,常常代表我们五年级二班做国旗下的讲话。我是班上的红旗手,每次轮到我们班升降旗的时候,都能看到她站在台上,很自信地说着激励人心的话。她上课回答问题不太积极。每次老师提问的时候,她都不大举手。但是,当同学们都回答不上的时候老师就会点她的名,有时候也会点我的名。当然,我们都很少有回答不上的时候。她的语文数学都很好,而我的语文成绩与她相比,有很大的距离。每次作文时候,我都很羡慕她,写得又快又好,常常被老师老师拿到班上做范文来读。而我的作文,一次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荣誉。她有很多作文书,常常看到她在晚自习上翻看。有很多次,我很想向她借阅,但是我始终鼓不起勇气。

那时,我家里很穷,总是穿着一身旧衣服,每次看到她崭新的样子,都有些自惭形秽。而她也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我们的座位挨那么近,可她一次也没有主动转身与我搭过话。只是有时候,我发觉她会用怪怪的眼神偷偷的看我。而我每次,都赶紧躲开自己的眼睛。我始终把她当做我学习的榜样,暗暗地与她较劲儿。我发誓,一定不能让她给比下去。因此,每当看到她刻苦地学习,我就立即收好自己贪玩的劣习,赶紧抱起书本来读。遗憾的是,整个小学阶段,我都没有能够超过她。我们很快地升了六年级,然后又迅速地考上了初中。这期间,我们还是没有说过一句话。我清楚地记得,小学毕业时照的毕业照上,我刻意地找了一个与她挨得很近的位置。但是上了初中以后,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很长的一段日子,我的心中都有些失落的感觉。我暗暗地寻找了校园的各个角落,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当然,我没有问过任何人,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期待着在哪个角落里见到她,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像以前那样,看看她长长的头发,粉红色的背影。记得有一次,我因为考试考得很差,回家挨了一顿棍子。我偷偷地喝了酒,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她的身影。一个朦朦胧胧的背影,她穿着粉红的衣服,扎着小辫子,安静地看作文书,或者用笔沙沙地写着作业。还有一次,我在家里烧火煮饭,因为是生柴,我划了好几根火柴都没有点燃。我在心里突然叨念着,如果再划三根火柴能点燃的话,我就会再见到她。划了三根,没有点燃。我又在心中修改,如果再划两根能点燃的话,就能见到她。遗憾的是,我始终没有在预想之内点燃那些湿漉漉的柴禾。再后来,我初中毕业上了师范,先后在村小、管理区完小和中学教书,后来,又去省城进修本科。再后来,就到了现在这个单位上班。我再也没有见到那位同学,仿佛她至小学毕业后,就已在世界上消失。

时候,我简直怀疑,她是不是我心中的一个意念而已,或许,我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个人。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年岁里,我也从来没有这样无知地,同时也是最纯粹地爱过。之所以会突然想起这些,或许,这不过是对一份最原始、最纯洁的情感的怀想。这个怀想,既有缅怀的成分,又有祭奠的性质。

作者: 马跑远

标签

展开全文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江城热点及时推送 阅读体验更流畅

1人点赞

查看更多

值得推荐

全部回复

satellite-ha 大学三年级

跑远,是跑的蛮远的。

勇斗英雄的歹徒 硕士三年级

十岁你懂什么叫爱?

我饿得得得 初中三年级
勇斗英雄的歹徒

你可以说我不懂什么叫爱, 但你不能说我不懂什么叫做爱。

哎哟喂 大学三年级

同情呀,混到只能想想10岁的爱情,而且还是暗恋

时三13 初中一年级

是启蒙的喜爱吧,忘不掉的只是执念,也许现在见到她,已经像大妈一样,反而破坏了心里的美,想想那时候的努力,榜样,也挺美好。人生总有遗憾,让人回味。当是一场美梦

韩半仙天也忧 博士后

梁琼你可以看到吗?

我饿得得得 初中三年级
韩半仙天也忧

看得见吗 ..

hehenick 小学四年级

内容被自动屏蔽

残释 博士后

厉害了

首页 版块

和武汉妹子交朋友

了解武汉的窗口

在武汉结婚  买房  装修  旅游  购物

用得意生活app有优惠

立即下载